且双语学习或然减缓晚年头脑退化,双语学习对

作者:养生保健

之后研究者将他们的图象分析能力与只说英语的人进行了对比,发现这些进行外语学习的人通过认知学习刺激了大脑,并保留了与语言相关结构的完整性,因此这些人晚年的脑力衰退速度会相对较慢。

在双语环境中成长的孩子需要找到一些社会性线索,以确定对哪个人、在哪种场景下用哪种语言。因此,年仅3岁的双语小孩就已经表现出角度选取(perspective-taking)和心智解读(theory of mind,能在一定程度上推测他人心理)的能力——而它们是重要的社会和情绪技能,Sorace说。

导 语科学家们很早就发现双语早教有助于脑力开发,不过近期一项研究有了新的突破。那么有什么方法有助脑力开发?

(内容、图片来源:NPR Ed)

由于之前的研究大部分以婴儿时期便开始双语或多语种学习的人作为研究对象,因而科学家们认为需要更多的研究去发现这些有益于脑力开发的变化是在何时发生的。

Virginia Collier说:“Wayne当时是带着怀疑的态度加入调研的,他认为学生应该一整天都只接受英语教学”。“但在获得800万份学生记录以后,我们被说服了”。WayneThomas说。

研究者对20名在英国至少居住了13个月的30岁左右被调查者的大脑进行了扫描,这些被调查者均是在10岁左右开始将英语作为第二外语来学习的。

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城的公立学校采用抽签方式,让约10%的学生在英语+西班牙语/日语/普通话的双语课堂学习。

尽管之前的研究推测双语学习可能提高认知能力、延缓脑力减退,但是科学家们至今仍不确定到底是二语习得促进了认知力和脑力发展,还是那些拥有更好认知力的人更可能成为说多种语言的人。

那么,双语教育有哪些好处呢?我们采访了来自三个国家的七位研究者—Sorace,Bialystok,Luk,Kroll,Jennifer Steele,以及Wayne Thomas 和Virginia Collier团队。

该研究发现若儿童在10岁左右开始学习英语会促进脑白质的结构化,而这些高级的完整结构正是控制语言学习和语义加工的区域。

他们与单一语言使用者路径不同,却殊途同归。

研究发现如果自10岁开始进行双语教育会加速脑力开发进程,且双语学习可能减缓晚年脑力衰退。

爱丁堡大学的Antonella Sorace说:“很多家长担心母语会成为障碍和问题,并误以为放弃母语,可以让孩子更好地融入主流社会。我们告诉他们,让孩子放弃母语的做法并不明智。”

图片 1

防止认知衰退和痴呆

而之后的研究发现这些学习除母语外的外语的人在70岁左右明显有比其他人更好的认知能力,在普通智力测试和阅读测试中这种优势尤为显著。

也有人说,既然没有发现双语教育的负面影响,即便优势很小,也仍然值得倡导。

爱丁斯堡大学的研究者们对835位出生于1936年的受调查者进行了调查,其中262名受调查者除英语外可说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语言,且有195名在18岁以前进行了第二外语的学习。这些研究对象在11岁和70岁左右(即2008年到2010年之间)接受了智力测试。

                                          探校录|少年书房|家长课|数学思想

研究表明:称双语教育延缓脑力衰退

这可以提高学生的归属感和家长对孩子学习的参与度,他们会更愿意做为孩子朗读这样的事。

研究者一再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用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Gigi Luk的话来说,就是“双语学习对大脑的塑造作用持续一生”。

                                                             ——————

                                                   小留学生日记|批判性思维

图片 2

但是从哈佛大学GigiLuk所引用的脑成像研究来看,与那些从出生起就是双语使用者的人相比,有些青少年尽管很晚才开始认真学习第二语言,他们的脑结构也同样出现了某种相似的变化。

共情

二十多年前,有人鼓吹“英语第一”,甚至还因此引发了“文化战争”。其中最著名的当属1998年加州通过的第227号提案,目的是大大减少英语学习者在双语环境中的学习时间。但现在的趋势已明显不同于彼时。

从这个角度而言,双语教育可以获得更加长期的收益。研究人员发现,积极使用两种语言似乎对与年龄相关的痴呆具有预防作用——这可能与我们之前讨论的大脑结构的变化有关。

在一个规模如此之小的研究中出现如此大的差别是相当不寻常的,目前Steele正在进行一系列后续研究,以设法弄清其中的因果关系,比如:是因为被试家庭本身对项目特别投入的关系吗?还是因为双语教学的关系?

目前,美国的公立学校很流行开设“双语”或“双向沉浸式”课程。传统课程旨在尽快使学生融入英语学习,双语课堂则同时用英语和目标语言教学,目的是让所有中学生具备双语读写能力。

                                     点击关键字阅读外滩教育2000+篇优质文章

Wayne Thomas 和 Virginia Collier 是弗吉尼亚乔治·梅森大学的一对退休教授。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夫妇俩一直在收集关于双语教育有益的证据。

11月8日,加州民众投票通过58号提案,对20年前的决议来了个大反转。加州是全美学习英语者人数最多的州,新提案的通过为双语教学在该州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事实证明,在许多方面,说两种语言的真正窍门在于管住自己不在某一特定时刻说某一种语言——这是一种与注意力相关的重要能力。

哈佛GigiLuk所做的研究提供了一种略有不同的解释。最近,她考察了马萨诸塞州的100名四年级学生,他们的语言学习经验大相径庭,但在阅读标化考试中的成绩却不相上下。

在校表现和参与程度

总的来说,种族和阶级使得美国公立学校的课堂越来越隔离,双语教育项目可以说是一个例外。因为课程参加者由英语为母语者和新移民组成,在种族和社会经济地位上更加均衡。这使得来自不同背景的孩子能更好地适应文化的多元性和差异性。

在加拿大一项对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研究中,一组使用双语的成人在认知测试和日常功能方面与单语成人组表现相当。但是当研究人员对比两组人员的大脑时,却发现,双语组的大脑萎缩提前了五至七年。换句话说,尽管承受着更严重的损伤,双语者却能在更高水平上维持更长时间。

那些学生中,有一些是外语主导者,另一些则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以外语主导的学生当时只是刚开始学习英语,因此英语词汇量明显不如英语为母语的学生。但有意思的是,在分析文本时,他们的表现却与母语者相差无几。“这非常令人惊讶的,”Luk说, “因为人们通常都以为阅读能力可以反映词汇量——因为词汇是理解的基础。”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wwwhj9292com『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