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大器晚成开端一向认为是我妈的错,笔者再

作者:养生保健

问题:3 小时,21 分钟 分类: 以前有一只猫,从小学养到大学总共养了8年,开始时不懂事,有脾气也往它身上撒,但是家里人一对它生气我就第一个上去打它,觉得其实是在保护它不受到更严重的对待。后来家中长辈去世后半年,突然开始变得容易暴躁,情绪化,长期失眠,成绩下降,那时候家里经济也出了问题,妈妈对我的态度也很情绪化(她有抑郁症,吃药快20年,不接受心理治疗)。当时写了一封信讲述自己的情况,被妈妈说是给成绩差找借口。初中的时候天天想自杀,但是总想着猫不能没人养,别人会欺负它,所以一直坚持下来。到了高中以后某天突然发现我对猫的态度就和我妈对我一样,于是很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随意对它发火。高中失眠状况也没有改变,高三试过一次自杀,当时自己也知道大概不会成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试了,理所当然没有成功。后来侥幸上了理想大学,本想把猫一起带走,可是它已经是老猫了,一直担心交通运输过程出意外。自从我不在家,我妈就常把猫放下楼,就算我不同意也没用。后来去年8月30,我准备赶飞机去学校,我妈也要出门,就把猫放了出来,我在电梯里很着急,我妈想让猫一起坐电梯叫了很久,我当时说“不要管它了”就关上了电梯门。那时候它就站在楼梯口,看着我关门。在那之后我妈就说它没有回家。开学一个月之后我专门坐飞机回去找它,结果在我到的前一天发生大台风,我回去也没有看到它。等到了寒假再回去,我们已经搬家了,我也已经不知道去哪里找它。我一开始一直觉得是我妈的错,后来才发现是我的错。我选择了离家远的学校,我没有带它走的能力,甚至压力大的时候我还想过掐死它然后自杀,可是它在我身边永远那么温顺,它一直无条件相信我,一想到它最后可能受尽欺负,可能已经死在某个地方或者还在遭受折磨,都是我的错。它在我最脆弱,妈妈只会朝我发泄爸爸只让我忍耐的时候,它一直陪着我。可是我辜负了它。上个学期事情多,我一直想着等我寒假回去还有机会,可是等我真的回去之后发现,家里经济不稳定的这几年我们搬了很多次家,在我们最开始遇见的地方已经和记忆完全不一样了,我一下发现我真的找不到它了。最近朋友的猫走失后找回,结果突然重病死掉,其他人的猫也死了,还有朋友开始养小猫,就觉得他们都有机会和自己宠物道别,我却只有留下我说的“不要管它”。我不想一想到它就只有难过,我不想它死了也不相信不了它还会回来,我想过自杀,可是现在没有那么有勇气实施了不想给收拾的人添麻烦。而且我很害怕,我怕我死了,如果它回来了呢。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哭,没有理由就是很难过,也一直没什么食欲,我一点都不想放下它,是我对不起它的信任。回答:袁晓吉 2017-04-19 20:09 这只猫是你成长路上的见证,也在你情绪状态非常糟糕时,陪伴着你渡过,这份相依之情是他人无法真正感同身受的。你将很多复杂的情感投注在这只猫上,这已不仅仅是宠物了。它的离去就像亲人一般,你对自己最后那句不管它,心存内疚,耿耿于怀。所以,成为一件未尽事宜,需要通过专业的方式去真正做完,从这样的状态走出去,才有空间发展新的关注点

图片 1

自从高中时后养的小花猫去世了之后。我再也没有养过宠物了。

还是很想很想很想只是抱一抱一只猫。一直都很想自己养一只猫,但是我心里知道没戏,我受不了我养了好多年哪怕十天半个月的猫,突然间就不见了,死了或者跑了。

图片 2

家里养过依次养过挺多只猫,小时候不懂事抓猫玩,反而对它们没什么印象,印象只有我奶奶很疼它们,有时候是拎着它们的脖子,骂骂咧咧地捅着它们的鼻子骂“下次再偷吃,宰了你炖汤”,有时候是午后的摇摇椅,躺着晒着太阳,翻着它们的肚皮抓虱子,猫敞着肚皮眯着眼睛,一人一猫,好不惬意。

后来我妈回来了,养了一只小橘猫,刚出生不久,橘色渐层,应该是刚断奶,抱回来一度不肯吃饭,我上网买了一盒宠物羊奶,冲给它和也只是舔了舔,我一度以为它会被饿死,才那么一点点大,走路都还踉踉跄跄,混熟了大概半个月,后来它就跟着人走,走哪跟哪,超级黏人,我每次都担心它哪天会被一脚掌不小心踩死。

1.

后来,它被踩死了。

最早的有感情的宠物是小时候养过麻雀。那时在公园树下捡到脚受伤的一只麻雀,带回家里养,为了喂饱它还特意到菜地里抓虫子。

全家都我妈我奶奶我堂弟堂妹都告诉我是被隔壁的邻居小孩偷摸抱走了,我跑到邻居家对峙,小孩说不知道,我笃定是小孩舍不得给我猫,嘴硬说没有,我没计较是因为第二天我要回学校了。后来不知情的堂姐说漏了嘴,我才发现猫被踩死的。

我妈说因为我对它的关心,它慢慢会痊愈的。我当然选择相信啊,还给它起了个洋气的英文名,Computer,虽然舍不得,心里却也隐约在期待放它自由的那一刻。

他们是为了怕我难过,所以瞒着我。

但我只养了它一个星期不到。就因为它在一点点康复,怕它扑腾到其他地方被人踩到,就在它的窝上面加了个盖子,可惜留够没有足够大的空隙,第二天早上发现它因为呼吸困难死了。

然后我不就知道该怪谁了,突然就觉得特别委屈和难受,为猫,也不止为猫。

我那时候捧着它的尸体哭着问家里大人怎么办,他们叹息一声,“埋了吧。”

后来啊,我回家又有一只橘猫,橘色加点白色,我寒假回去的时候,穿着我的八哥睡衣搂着毛茸茸的它,穿着袜子,手冻的厉害就揣在它的肚皮上,它咕噜咕噜,鼾声如雷,冬天啊真的不冷啊,后面夏天我回去的时候,我行李箱放在窗边,明天中午起床都能看见箱子长猫了,翻着肚皮蹬着大长腿,见我醒了,也起身优雅地猫了猫腰,跳下来喵喵叫。有时候傍晚从洗手间的窗口跳出去,去隔壁屋顶招麻雀。所以找不到它的时候,开窗,叫猫肯定没错。

2.

再后来啊,它给我奶奶养了,再后来我回去,它已经不认得我了,或者不想认得我了,我妈把她关在屋里一个晚上,整个晚上都是它凄厉并且嘶哑的喵叫声,再后来它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咪咪是邻居家的大猫生下来的小猫,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它,是一个小雨朦胧的天气,它就蹲坐在我们家大门口。喵了一声。

我一直都相信并坚信等我工作了我一定要养只猫,是它抚慰我也好,还是我陪伴它也好,我想要那种一回家就有一只猫跳过来,摇着尾巴缠绕着我,喵喵喵喵地叫唤,或者我一开门,它在窗台边晒着太阳,听见我开门的声响,懒洋洋地睁开眼,又眯上眼,然后我跳过去求抚摸。

我们一家心都化了。

可是有时候想想它只有不过十几年的寿命,如果我现在养一只猫,那我二十年后它就死了,有时候想想那种感觉鼻子就发酸。

我哥给它起了个“巴扎黑”的名字,可是因为我们都是学生,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妈在陪它,我妈喜欢叫它咪咪,后来它听到别的名字都不搭理人了。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hj9292-wwwhj9292com『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